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得阁阁主的博客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日志

 
 
 
 

【转载】卫计委和翟振武胡说八道,“单独二孩”其实对出生影响甚微-凤凰网  

2015-02-12 11:10: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9日,中国人口学会举办中国人口形势分析与展望学术研讨会,国家卫计委领导、人口学者回顾“单独二孩”政策实施一年的情况。

国家卫计委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列出一组数据:2014年新出生人口达1687万人,比2013年多47万,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并称此数据“基本符合预期”。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将新增的47万人称为“跳跃式上升”。

在这个会议召开前,2015年1月12日,国家卫计委召开例行发布会。新闻发言人毛群安介绍,截止2014年年底,我国已有将近106.9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毛群安称此数据“符合预期”。而“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前,国家卫计委对于2014年的申请数据预估是超过200万。

而中国人口学会举办的研讨会正是在公众质疑“单独二孩”政策为解决中国人口问题带来的效果背景下召开的。此前,中青报做过“单独二孩”实施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单独二孩’政策遇冷”。此后,“中国遭遇生育危机”的说法引发关注。

在舆论热议的情况下,官方媒体将“单独二孩”的实施列为重要专题呈现。2月11日,人民日报刊文反驳“中国遭遇生育危机”:没有根据,总和生育率上升明显。

应该怎么看待此前国家卫计委公布的生育数据以及人民日报反驳“中国遭遇生育危机”,凤凰网专访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学者、人口学专家易富贤,他长期关注计划生育政策,曾著有《大国空巢》。

对话:叶宇婷

官方:2014年新出生人口比2013年多47

易富贤:“单独二孩”政策只会让2014年多出生几万孩子

 

凤凰资讯:据卫计委的数据,2014年新出生人口达1687万人,较2013年多47万,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国家卫计委认为这一数据基本符合预期。你怎么看“基本符合预期”?增长的47万人口,是否存在不在“单独二孩”政策影响下生育的?

易富贤:即便是2014年真的比2013年多出生47万人,这对于每年出生一千多万人口的国家来说也属于正常波动,尤其是考虑到2014年是60年一遇的“金马年”。由于正常怀孕周期为266天,只有2014年4月9日之前怀孕才能在2014年底出生。而到5月31日只有24.13万对“单独”夫妇领取了生育证;4月9日之前只有几万人领取了生育证,其中很大比例还是在政策放开前就怀孕的妇女,还有相当部分会在4月9日后才怀孕。因此“单独二孩”政策只会让2014年多出生几万孩子。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4年出生1687万这个数据是不准确的。事实上,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两套数据,比如一方面公布2011年、2012年、2013年、2014年出生1604万、1635万、1640万、1687万人,那么生育率应该在1.5左右;但是同时又公布2011年、2012年、2013年的生育率只有1.04、1.26、1.24,那么意味着每年只出生1300万。这两套数据肯定有一套是错误的。

从过去的情况看,第一套数据是错误的。小学和初中是义务教育,普及率接近100%,孩子6岁上小学,12岁上初中。国家统计局公布1999年、2000年、2001年、2002年、2003年出生1834万、1771万、1702万、1647万、1599万人;但是教育部的数据显示2013年的初三、初二、初一、小六、小五在校生只有1424万、1477万、1497万、1437万、1452万。可见,以中小学在校生为标准,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出生人数存在近20%的水分。而中小学在校生人数其实还有水分,因为农村义务教育经费由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分担,现在西部地区为8:2,中部地区为6:4,东部地区按照财力状况分省确定分担比例,学校和地方政府有强大的动机通过虚报学生数以获得更多的经费。因此,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4年出生1687万可能有20%以上的水分,媒体不应该对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出生数据一咋一呼。

官方:2015年全年出生人数有可能会逼近、达到甚至超过1800

易富贤:2015年因为“单独二孩”政策而多生孩子数将少于35

凤凰资讯:卫计委官员表示,“很多符合政策的家庭没有在当年生育,并不是不想生,可能还没有做好准备。”而有的人口学家认为2015年,会“如期迎来新出生的小高峰”。你怎么看?你预计2015年的情况是如何,会如卫计委预测的新出生人口会增长100万吗?

易富贤:中国于2014年1月17日开始实行“单独二孩”政策。国家卫计委和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当初预测“单独二孩”政策每年会多出生200多万人,几年累计会多出生1000万人。但是截至2014年底,全国只有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还有部分并没有获批准(部分是不符合条件),只批准92万例申请。

根据各省市总人口数和这次截止12月31日实行“单独二孩”的天数,进行加权平均,相当于全国实行了单独二孩政策273天,平均每天批准3371例申请;扣除政策出台前怀孕的18万例(“超生”687人/天),那么新增申请是2711例/天。

申请人数在逐月减少,比如浙江省从1月17日到7月31日这头195天内批准申请58920例,日均302例;而从8月1日到12月31日这153天内只批准申请26728例,日均只有175例。广东在3月27日到8月31日这头157天内批准申请68082例,日均434例;而从9月1日到12月31日这122天内只批准申请28115例,日均只有230例。北京在2月21日到7月31日这头160天内批准申请16741例,日均105例;而在8月1日到12月31日这153天内只批准申请12037例,日均只有79例。

2015年出生的孩子是2014年4月10日到2015年4月9日间怀孕的。截至2014年底共批准“单独二孩”申请92万例,有18万例是在政策出台前怀孕的(原本算超生的),假设政策出台后新增申请中有4万(主要是浙江、安徽、江西等比较早实行新政的省份)在2014年出生,那么还剩下70万申请。假设2015年1月1日到4月9日这99天日均批准申请1800例,共有17.8万申请。那么理论上共有87.8万申请可在2015年生下孩子。其中有大约30万例申请是即便不调整政策也会打算超生的。因为政策而新增申请只有57.8万例。

申请并不会如数转变为孩子,有些夫妇是因为年龄大了,有生育意愿却丧失了生育能力;有些会主动放弃生育。比如上海200多万个双独家庭中有40%~50%的人愿意生二孩,但是2008年以来的5年时间里,只有15000对夫妇提出申请,只出生7000多人,出生/申请比只有50%左右。假如全国的单独二孩出生/申请比为62.5%,那么上述57.8万申请可以生下36万孩子。并且部分孩子还会推迟到2015年之后。因此2015年因为“单独二孩”政策而多生孩子数将少于35万。

其实2014年批准的这92万例申请还有水分。因为截至10月31日,全国只批准83.8万例申请,山东竟占20.73万例!山东与河南是邻省,文化接近,人口相当,同时放开“单独二孩”,河南在185天内只批准26177例(日均141.5例)申请,而山东在154天内却批准20.73万例!即便山东日均申请数是河南的2.5倍,那么到10月底也只批准5.45万例申请,意味着山东上报的20.73万例申请有15.28万水分。假设10月31日后山东的申请不再增加水分,那么截至12月底,全国只批准申请76.7万例,而不是92万例。因此,如果扣除山东的水分,2015年全国因为“单独二孩”政策多生孩子将只有26万左右,远低于国家卫计委和中国人口学会以前预测的200万和最近预测的100万。

如果考虑到2014年是马年,而2015年是羊年,部分夫妇为避免在羊年生育,赶在马年内完成了生育,那么2015年出生人数不会比2014年多。

今后几年多生人数还将逐年递减。也就是说“单独二孩”政策对出生人数影响甚微。

“中国的生育率在1991年就开始低于更替水平”

凤凰资讯:如果全面放开二胎,对于新生人口的增长贡献有多少?

易富贤:根据“单独二孩”的申请情况看,现在年轻人的生育意愿已经出奇地低,远远出乎我以前的预料。根据不断变化的“单独二孩”申请数据,我对全面放开二胎、停止计划生育后的出生人数的预测也是一再缩水。根据国家卫计委的说法,全面二孩的目标人群是“单独二孩”的10倍,那么从目前的“单独二孩”情况判断,如果“全面二孩”,在补偿性高峰的一两年内,每年只会多出生200万左右。如果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近年的生育率为1.2是可信的话,那么补偿性出生高峰期间,出生规模只能在1500万左右,生育率还难以达到1.5

凤凰资讯:你怎么看待全面放开二胎的时机?

易富贤:我认为中国早就错过了停止计划生育的时机。中国的生育率在1991年就开始低于更替水平,至少在那个时候就应该彻底废止计划生育了。现在还在谈放开二胎,其实有些滑稽。

凤凰资讯:如果全面放开二胎,是否会有社会保障跟不上的担忧?人口增长速度快于基本保障发展速度?

易富贤:即便是全面停止计划生育,补偿性出生高峰期间,出生规模也难以达到1800万(甚至不到1700万),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中国1986~1990年、印度近年每年出生2500万, 1962-1965年年均出生2800万,也照样过来了。补偿性出生高峰之后,中国的出生规模将快速减少。台湾、韩国的社会发展水平超过中国大陆21年、23年,在鼓励生育的情况下,近年生育率只有1.1左右。意味着中国即便鼓励生育,20年后生育率也将下降到1.1左右,今后面临的不是人口“快速增长”,而是人口的“急剧萎缩和老化”,这才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孩子太少、内需不足,今后经济问题的核心是劳动力短缺和老年化。停止计划生育后,如果出现比较高的补偿性出生高峰,既能改善近期的内需和就业结构,又能缓解今后的老年化和劳动力短缺,让中国人口和经济走向持续发展道路。因此,现在需要担心的不是出生高峰太高,而是出生高峰太小。我在2007年版的《大国空巢》中就提出“停止计划生育后出生堆积高峰越高越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