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得阁阁主的博客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日志

 
 
 
 

【转载】放纵他们今天羞辱教师,就是鼓动他们明天羞辱社会!  

2014-12-25 11:5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 中国万向教育咨讯

放纵他们今天羞辱教师,就是鼓动他们明天羞辱社会!太可怕了


进入11月中旬,有关老师的新闻多了起来。先是上海一名大四女生将一杯热水泼向任课老师,后是吉林多人进校殴打女老师,再往后,是个别媒体“教育”大学老师如何给学生上课……教书育人的老师,不是成为肉体袭击的目标,就是成为精神羞辱的对象,这是怎么啦?

暴力袭师令人心寒

上海、吉林发生的两起袭师事件都被舆论以“门”来命名。上海事件被称为“开水门”:11日上午,华东政法大学一名大四女生将一杯热水泼向任课老师蒋集耀,造成其面部、颈部、肩部烫伤。吉林事件被称为“少爷门”:14日上午,吉林市船营区第二十五小学三年四班女老师郭鑫因批评了一位被称为“我们家少爷”的学生,在教室内遭到该学生5位家长的殴打。

两起事件都是因为老师批评了学生。“开水门”是学生上课迟到超过40分钟被老师批评,“少爷门”是家长不乐意自己的孩子被老师批评。可见,作为教育手段的“批评”已越来越不受人待见。这时,你可以对“批评”表达不满,可以据理力争,可以反抗和抵制,但谁也没有想到,当事学生或学生家长竟然以暴力手段来“反制”老师的批评。

媒体报道中的细节也让人感到寒心。“开水门”事件中,当那位女生下课后走到老师面前拿走水杯时,老师以为她去帮忙倒水,还说了一声“谢谢”。没想到几分钟后,这名女生“唰”地一下,将水杯中的开水泼到了老师脸上。“少爷门”事件中,家长一边殴打老师,一边发出“以后谁也不许动我家少爷”的威胁。

这两起事件现在都有了后续进展。上海方面,据华东政法大学的通报,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校方初步认为事件系“教师在正常履职中遭受的不法伤害”。学校将以法律思维和法治方式,视警方的调查结果依法依规进行处理。目前,警方正在调查取证。吉林方面,警方也在展开行动。据中新社报道,事件发生后,校方在第一时间向属地派出所报案。吉林市公安局河南街派出所立即出警,在调取学校监控录像后,警方还查找了现场目击证人。不过,吉林市船营区相关部门在介绍这起事件时,不仅使用了“纠纷”、“矛盾”、“撕打”等暗示双方都有责任的措辞,更对公众最为关注的“少爷”元素只字不提。由此可以看出,吉林方面在有意淡化“围殴老师”事件中暴力性质和背景色彩。

双重冲击地位旁落

尽管这两起暴力袭师事件是在短时期内接连发生,看似有一定的关联性,但我认为它们是因具体成因导致的偶发的孤立事件,并不代表作为整体的老师群体在现实社会中的真实状况。这一点,从暴力事件遭到舆论的普遍谴责可以得到印证。

中国历来有尊师重教传统。旧时民间祭祀天地君亲师,其中,“师”与“天地君亲”并列,可见其重要性。如果说祭天地源于自然崇拜,有感谢造化之意,祭君王源于君权神授观念,有祈求国泰民安之意,祭亲祭祖源于原始的祖先崇拜,那么,祭师就是祭圣人,源于祭圣贤的传统。这里的“师”不仅指精神导师,更具体地指向传授文化知识的教师。国学大师钱穆先生曾指出:“天地君亲师五字,始见荀子书中。此下两千年,五字深入人心,常挂口头。其在中国文化、中国人生中之意义价值之重大,自可想象”。

现代意义的老师,尽管仍然保留教书育人价值的崇高性,但更多是作为一种职业身份的识别符号。不过,这种双重性在大众文化中却遭受两个方面的冲击:一、作为职业身份识别符号,其识别性越来越模糊。在广播、电视等文艺节目中,一些演艺明星、主持人、嘉宾,但凡稍微有点小名气,就敢自称或互称老师;二、作为一种价值的崇高性正在不断受到世俗的侵蚀。一些所谓的画家、艺术表演家在开坛授徒时纷纷举行“跪拜”仪式,尽管谁都知道他们“跪拜”的除了手艺、绝活,还有其背后的金钱、地位和权力,但这种仪式的滑稽感与荒诞感,容易让人对“老师”一词的含义产生另外的联想。

这双重冲击导致真正的老师们倍感失落。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学研究所2012年发布的《当代中国社会的声望分层——职业声望与社会经济地位指数测量》报告显示,在各种职业的社会地位排名中,大学教师排在第8名,中学教师排在12名,小学老师则排在第35名。想起当年与“天地君亲”齐名的日子,当下的中小学教师普遍感到社会地位偏低,没有荣誉感。

价值扭曲的危险信号

所以,看似偶发的孤立的暴力袭师事件,尽管不是老师群体的普遍的真实的状况,但仍有可能向社会发出价值扭曲的危险信号。在2月27日的“开腔”专栏中,我借用过英国社会学家齐格蒙·鲍曼发明的“三棱镜群体”概念,对今年年初出现的袭医潮进行过评述。其实,现实生活中这种两头受气的群体还有很多,其中也包括老师。

“三棱镜群体”夹在中间,被对立双方互指为对方的利益代言人。比如中小学老师,一方面成为教育伪市场化的替罪羊,学生、家长和社会责难他们卖教辅读物,开高价补习班,收转学费、赞助费;另一方面学校及教育管理部门又通过各项严苛的教学、升学考核指标,对他们进行挤压。教育管理部门觉得他们没有完成考核指标和创收任务,社会上一些人又以为他们赚了很多“外快”。殊不知,很多时候他们连自身的基本权益都不能完全得到保障。一些地方政府克扣“规定”中老师应该享有的工资和补贴,个别全国百强县的教师工资竟然低于贫困县的一千元,导致一些老师停课停教。

大学老师的经济地位稍强于中小学老师,但他们承受着“责任感期待”的双重责难。社会认为现在的大学老师从公共生活中“退隐”,只是埋头于学术、研究,彻底放弃了“公共性”,已经沦为教书匠;学校及管理部门又认为他们的“自由之思想、学术之自由”走得太远,“公共性”太过,于是通过行政指令式的管理办法,让他们在论文考评、职称评定的“级别爬坡”中疲于奔命。久而久之,学术、思想被格式化,教育与教学成为生产流水线,他们愈是有负于社会的“责任感期待”,社会对他们的价值认知就愈低,愈失望。

大学老师社会声望走低,有时还会受到媒体的污名化。前两天一家媒体的一则关于高校老师讲课的报道在公共舆论中引发广泛的争议,有网友担心这是文革中盛行的一套死灰复燃。著名媒体人朱学东发帖称,从老电影《决裂》里对高校老师讲述马尾巴功能的讥嘲,到“白卷英雄”张铁生,再到这篇报道,期间有着清晰的逻辑脉络和赤裸裸的诉求。

老师,一个理应受到社会尊重的知识分子群体,现在不仅在肉体上受到暴力攻击,而且在精神层面受到个别媒体的粗暴羞辱。这不是我们时代的光荣。



编后语:今天,这些孩子公然羞辱我们的教师,今天,我们的媒体主观地将所有问题归罪于教育、教师,那么,明天呢,明天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敢当教师了,且别说我们国家的命运拿什么来维系,就我们的儿孙,又让谁去教育?一群满身戾气的孩子,又会拿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当什么?更别奢谈会拿我们国家的未来当什么!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当教师连批评的权利都要丧失的时候,我们还能奢望我们的孩子能够正常成长吗?

这些案例虽然现在是个例,但谁又能够说他不是一种新危机的肇始?当这种现象成为普遍之后,试问,我们谁又能够置身于外?

强烈要求有关部门,严惩有关责任人,还受害教师一个公道!

支持的微友,请转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