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得阁阁主的博客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日志

 
 
 
 

引用 教育的“可能”与“不可能”  

2010-07-28 10:0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君子兰教育的“可能”与“不可能”

      经常看到一些运动品牌的广告,在电脑合成的画面中,运动员们或跳过群山,或跨越海洋,向观众形象地诠释着一种理念:“没有什么不可能”。

  其实,这个世界上除了相对是绝对的,什么都是相对的。对于人类的身体来说,“不可能”总是存在,在不采用非正常手段的前提下,指望一个人在5秒内跑过百米,或者一次举起800公斤的杠铃,那就是一种“不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与其说是一种判断,不如说是一种态度。

  那么,教育呢?教育的“可能”与“不可能”又是怎样的?

  我们曾经习惯于回避教育的“不可能”,有许多人相信(无论是否真诚)教育永远是“可能”的,问题只在于能否达到这种“可能”。于是就有了“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会教的教教师”,“没有教不教得好,只有好不好好教”这类的口号。可是,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教育的作用虽然重要,却远非全部,指望教育以一己之力挑起孩子成长与发展的全部重担,这确实有点“不可能”。进而言之,教育的发展应该也完全可能适度超前,但教育却不可能一骑绝尘,独善其身,它常常会受到社会整体发展的影响和制约,也不可避免地要做许多的妥协。就是在教育内部,不同的领域之间也常常会出现抵触、矛盾和脱节。因此,指望在教育工作中,不折不扣、快速到位地实现一些理想的、无所不包的方案,这也是一种“不可能”。

  但是,除了因教育本身所限而产生的“不可能”之外,教育确实“没有什么不可能”。

  在日常工作中,我们常常抱怨事务性工作太多,因此“不可能”去好好读书、写教学日记,更“不可能”去做研究、写论文。但是,苏霍姆林斯基早就提醒过,关于教教师“没有时间”的问题,“最主要的是要看教师工作本身的方式和性质”(《给教师的建议》)。如果我们不断提高工作的效率,而不是把“拼时间”看成理所应当;如果我们有一点“挤时间”的意识,而不是视浪费时间为家常便饭;如果我们能让读书、反思、研究与日常的教育工作融合起来,而不是互相隔绝,那么这样的“不可能”还那么难以破解吗?

  我们常常觉得班额太大,学生太多,因此“不可能”每个学生都照顾到,都照顾好。但是斯霞老师几十年中逐一探访了所有学生的家,力求把握每一个孩子的个性特点、兴趣爱好,直到今天,这些家访还被一些年已垂暮的家长所牢记。李镇西老师从教多年,始终坚持到每一位学生家中探访,坚持为每一位学生过生日,坚持尽力让每一个学生都得到最好的发展。“不可能”在他们那里,不仅变成了“可能”,而且变成了“常态”。

  教师是一个职业,而教师从事的教育工作则是一项事业。纵观教育中种种人们耳熟能详的“不可能”,其中不少是因为把教育工作矮化成了一种职业,因此必须计算“投入”与“产出”的比值怎样,“成本”与“效益”的关系如何。在这种计算中,教师的职业生活变得平淡,安于平常,最终流于平庸。

  如今,我们需要破除那种“教育总是可能”甚至“教育无所不能”的偏颇看法与浪漫幻想,然而我们更要坚信“对一个真正的教育家而言,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克里希纳穆提语)。也许作为普通的教师,在有限的教育生涯中,我们并不能把所有的“不可能”都变成“可能”,但是教育的魅力和伟大之处就在于:我们永远都在尝试破解那些貌似坚冰的“不可能”,我们从来没有中断走向“可能”的征程。

                                                                   作者:陈丽珍   来源: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